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

FIRST实验室入选项目公布,探索电影技术语言的突破





在经历近三个月的征集和筛选后,145个投递项目中,FIRST实验室确认陪伴《不要再见啊,鱼花塘》这一个项目开启新一轮的冒险这也是将导演牛小雨的长片处女作项目。由导演张律,制片人、演员耐安香港亚洲电影投资会总监、柏林电影节选片人王庆锵所组成的实验室评委会阵容,对项目整体以及单个文本纵深直言不讳又耐人寻味的观点和评论叠加,比一个可期的实验室成果更治愈,是一副良药。




关于那些受困于表达的,和那些轻盈灵动的


牛小雨导演此前曾凭借短片《青少年抑制》获得第12届FIRST影展最佳短片提名,区别于导演前作中的悲伤和压抑,《不要再见啊,鱼花塘》更像是一场五彩斑斓的浸没式梦境,有一派天真的奇妙想象,有私人记忆的鲜活痛感,也有浪漫且普世的终极命题,作者有近乎天然的创作直觉。






一直以来,青年电影作者身上极具创造力的突破和颠覆都难能可贵,但入选结果本身并不是基于预设的立场。今年FIRST实验室投递的项目中,不管是整体审视,还是从初选入围的8个约谈项目来看,还是相当一部分有类型化创作的野心。评委们也坦言“希望在FIRST实验室看到值得鼓励的类型尝试,挖掘一些有类型片创作能力的青年导演”,但很多项目往往类型内核建立的能力或意识不足,或受困于作者表达、作者自我情绪的牵引。


正如评委们直指:一个影片能不能拍出来,跟拍出来好不好看,以及拍出来以后会不会有人去看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不要再见啊,鱼花塘》独特的作者风格、影像想象空间令人惊喜,评委也直言这个项目本身对于作者和实验室都将是一场冒险。张律笑谈:“它的前景和空间让人非常兴奋,至于结果是什么——鬼知道。”王庆锵则回应:“但无论结果是什么我都会想要去看,这是很难得的。”



探索电影技术对视听语言的突破


FIRST实验室作为剧情长片孵化的平台,是在项目本身和作者意识所开放出来的空间内,与作者一同工作的过程,始于剧作,但不囿于文本。《不要再见啊,鱼花塘》展现出作者相对完整的叙事和影像世界,定制孵化或从单纯的剧作文本层面,延伸至拍摄及制作端口,又是一场未知的冒险。




在陪伴作者发展并完善作品的过程中,《不要再见啊,鱼花塘》这样一个相对轻盈和小体量的项目,也为FIRST实验室提供了灵感的土壤,以及实践中不断推演和试错的可能性,过程的积累将反哺实验室,成为可存留的经验。


可预见的是,基于项目所营造出的影像空间,对视听语言的探索亦将成为本期实验室的又一亮点。在孵化的各个环节把控上,将形式与内容有效融合,让视听语言成为文本的有效支撑,随着实验室工作的展开,项目本身发展和成熟的历程,也是实验室与作者开展的一场分享、对话、讨论,共同完成一次电影技术所能带来的电影语言突破。


杨明腾《耻》奔赴柏林FIRST实验室新貌铺展


新的嫩桠已然萌发,已有的枝叶也逐渐滋生出应有的雏形。上一期实验室入选的项目《耻》仍在持续推进中,作为FIRST实验室特别推荐项目,《耻》将跟随龙跃实验室奔赴柏林电影节,参与2月在柏林举办的第四届龙跃中欧电影实验室第二期活动,与更多年轻创作者、资深国内外电影人进行交流。





新一期的FIRST实验室预计将于今年3月正式开启,在3-12个月的孵化过程中,对项目进行定位、剧作、视听、美学风格、导演能力等方面的精细培育,为项目提供各个阶段的资源配给与制片建议,直至项目后期的主创拟定与市场助推,全程陪伴创作者的每一次蜕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