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合作伙伴

声光、盛夏、西宁的夜

​今年是FIRST来到西宁的第十年,由土地生长而起的城市与电影节文化愈加深嵌。在远离海洋的高原入口,FIRST以影展盛会汇聚形态各异的目光,发生在城市中心,由丰富光影衍生而出的气息绵延不止。

当电影引领观者去往一处远离繁杂之地时,FIRST也希望呈现更多元的个性,不断尝试影展场景的可能性,为所有聚集而来的人群找到独特的西宁之声,无论是电影的叙事,还是音乐的回响,「西宁的夜」作为连接视听的场域应运而生。

舞台气氛浸入周遭场域,「西宁的夜」试图创造声光与城市的全新对话

伯格曼说:“再没有什么艺术比电影更像音乐的了。”如果电影是不语中心照不宣的默契,音乐则是在观看前后被延续的珍贵与温柔。

因画面而生的情绪借旋律被流溢出画外,由音乐汇聚的能量也与场域乃至整个放映交汇。在影院、银幕这些容纳能力有限的介质之外,以音乐开辟一个敞开的、共知的语境。幕色落下之前,链接与观众间的回应、即要发生的美好与情绪、思虑与观察的细腻。

光影之外,音乐渗入更直接的情绪链接

FIRST汇聚的作品中,在平凡或烦闷,喜悦或好奇的日常里,西宁的夜提供着另一种世界景观,日出日落,草原河流,眺望星辰的无尽浪漫,真诚叩问与肆意生长。

第14届FIRST「西宁的夜」现场

露天放映作为影展标志性的公共空间,西宁的夜也在这里发生。

去年夏天,黄觉迷幻的电子音乐混入张尕怂悠远绵长的西北唱腔,仿佛对撞出一个异度时空;来自武汉的江城之声ChineseFootball在峰潮将退的前夕来到西宁,带着一个个有趣的都市玩笑,用音乐让每一个在现场的人们继续保有美丽的幻想,;长于西北土地的低苦艾和野孩子,对西宁这座城市的每一片自然都仿佛熟稔于心,唱出这片土地的内生力量,也为FIRST打上了它深深的地缘印记。

第14届FIRST「西宁的夜」现场

在一个新的夏天,我们继续为「西宁的夜」带来新的声音,有再次返途的老朋友,也有来自辽阔音乐世界的新伙伴。期待他们的音乐叙事。

The Molds:电影与根源摇滚的秘密聚会

The Molds乐队成立于2006年,乐队在十多年的更迭中,与潮流保持着距离,却又会在长久的平静过后,带着酝酿已久的作品重新回到一触即发的现场。

回春丹:新生代独立乐队先锋

回春丹是成立于2016年的新生代乐队,在短短几年内,他们以鲜明的品味和曲风迅速在摇滚圈内形成巨大的声量。回春丹那股直入血液的、力道十足的情感,往往能很迅速地席卷整个音乐现场,翻腾过每一种世俗记忆。回春丹的音乐召唤的是身体的野性和简明的理想主义逻辑,因此现场是回春丹的本土,也是他们最先锋的阵地。

野孩子:扎根于土壤的大陆民谣旗帜乐队

1995年,野孩子成立于杭州,创作却扎根于黄河上游流域的西北高原。26年来,野孩子见证了中国民谣的沧桑剧变,经历了长时间的沉淀。尽管同样在时代洪流中聚散无常,甚至体验生离死别,但“遥远的黄河还未干枯,唱歌的人继续向前。”

巴彦达莱:自然与实验融合的蒙古民族音乐人

巴彦达莱主创了一支名为“走马电台”的乐队,一直以来,巴彦达莱和走马电台的伙伴们都在致力于探索实验性另类蒙古音乐。巴彦达莱那粗旷的嗓音和异域风格,让音乐时而如雁过留声,时而如辕马嘶鸣,时而又如高柳鸣蝉、鸦飞云天。似乎没有标签可以定义巴彦达莱和走马电台的伙伴们,他们脱胎于自然,却又充满强烈的现代性,用现代的意识,呈现来自古老的声音。

声音碎片:20年诗意摇滚的沿溯与突破

2001年声音碎片乐队成立。20年来,声音碎片沿溯了一种稳定的诗意风格,又时有突破。在悠游回环的声场里,声音碎片不断实践着他们独特的本土美学,讲述着现世的幸福与悲苦、孤独与自怜。在他们低沉旷远的曲调中,没有激烈的高昂,而情绪却在持续振荡。声音碎片仿佛一种恒久理想主义的持续沉鸣,默默检视着我们所栖息的现实世界。


本届FIRST西宁的夜全阵容公布

预约须知:

唐道FIRST露天广场开放持证嘉宾优先入内场,目前仍有少量单日观影证剩余。观影证购买请点击“阅读原文”或登录FIRST官网。

分享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