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一部电影?

第十六年,FIRST仍在不断探求“评价”这件事本身的意义。

我们已经得知什么?评价意味着一种权力,它影响着影片的未来命运和电影计划的生长路径,应当在审慎中运用;此外,评价还意味着提供一种名为“标准”的公共产品,以供产业、市场和社会在做出判断的时候进行参考。

第十届FIRST主竞赛评委会主席王家卫评论:“是什么让我们聚在一起?是电影;而FIRST让我们十年以来聚在一起,还有另外一个力量,是标准”。通过持续不断的评价,FIRST铸就了自己的公信力,也为中国电影贡献出一股足够强大且持续活跃的创作力量。正如第十一届FIRST主竞赛评委会主席娄烨所言:“在过去几年内,FIRST的惊喜,就是华语电影界的惊喜。”


FIRST青年电影盛典


而在如今,当环境愈发将电影宣判为无关紧要,评价似乎有了更多一层价值。站在当下对电影进行评价,意味着电影本身依然值得被认真对待,意味着有人依然在坚守自己多年积累的专业性,并以此为基础持续向社会输送成果。

当评价具有了全新的意义,标准的形成也变得异常重要。可是,在一个话语权分散的时代,任何对权威的轻率宣称都有可能招致来自围观者的众声解构;而单纯以“人气”或“热度”论英雄,标准也将失去自身应有的力度与含金量。在此时,与其试图抓取时刻流动的“标准答案”,不如为标准的浮现提供应有的环境,且对呈现出来的结果予以一视同仁的捍卫。


FIRST青年电影盛典


因此,FIRST希望在评价系统的构筑过程中,保证其商谈的深度和广度,从而同时接近评价标准的多个基点。我们期待一种多边的亲密关系,在这种关系中,评委会成员彼此之间可以尽情表达,不遗余力地彼此说服;同时,我们也对评委会交付全部信任,让作品呈现于一个独立、包容、平等的评审语境之下,以此回应创作者的期待。

第十六届FIRST青年电影展迎来了由章子怡担任评委会主席,白睿文、曹郁、刘强、梅峰、杨红雨、张家鲁组成的主竞赛评委会,将以磨砺多年的敏锐视角介入年轻的创作者生态,让多视角、多维度的意见毫无保留地彼此碰撞,为激荡盘旋的创作之风开辟通路。

章子怡:演员、制片人、导演。代表作:《卧虎藏龙》《十面埋伏》《一代宗师》等。曾担任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电影基石及短片、一种关注单元评委,2016年担任多伦多国际电影节评委。2019年,作为首位获邀的亚洲演员,举办戛纳国际电影节官方大师班;2019年担任东京国际电影节评委会主席。

白睿文:作家,编剧。代表作:《乡关何处:贾樟柯的故乡三部曲》、《煮海时光:侯孝贤的光影记忆》等。哥伦比亚大学中国现代文学和电影学博士。现任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教授兼中国研究中心主任。曾为电影制片公司担任顾问和编剧、曾为红楼梦奖(中国香港)、金马影展(中国台湾)、鲜浪潮(中国香港)担任评委。

曹郁:摄影指导,监制,ASC、CNSC会员,坏兔子影业创始人。代表作:《八佰》《南京!南京!》《无问西东》《妖猫传》《可可西里》等。曹郁的影像风格以“诗意的写实主义”著称,曾和陆川、王家卫、陈凯歌、管虎等导演合作。获得过金马奖、金像奖、金鸡奖、华表奖、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亚太电影大奖、亚洲电影大奖最佳摄影奖和洛杉矶影评人协会奖最佳摄影奖第二名等国内外多项大奖。

刘强:艺术总监,美术指导。代表作:《南方车站的聚会》《地球最后的夜晚》《暴雪将至》等。参与制作的影片多次入围戛纳、威尼斯、柏林、东京等国际A类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个人两次入围中国台湾金马奖最佳美术设计和最佳造型设计,2014年凭借影片《白日焰火》获金马奖最佳美术设计;2019年凭借影片《暴雪将至》获金鸡奖最佳美术提名;2016年担任第53届中国台湾金马奖复审及终审评委。

梅峰:编剧,导演。代表作:《春风沉醉的夜晚》《浮城谜事》《风中有朵雨做的云》等。北京电影学院教授,编剧作品《春风沉醉的夜晚》 获得2009年法国6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编剧奖。联合编剧作品《浮城谜事》获得第7届亚洲电影大奖最佳编剧奖。导演及联合编剧作品《不成问题的问题》获得第29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艺术贡献奖、第53届中国台湾金马影展最佳改编剧本奖。

杨红雨:剪辑指导。代表作:《白日焰火》《革命者》《催眠大师》等。中国电影剪辑学会理事,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在50多部影片中担任剪辑指导,参与制作的影片多次入围戛纳,威尼斯,柏林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个人曾入围中国台湾电影金马奖,中国电影金鸡奖,香港电影金像奖,美国电影电视金卫星奖。

张家鲁:编剧。代表作:《风声》《梅兰芳》《转山》等。台湾政治大学社会系、台北艺术大学戏剧研究所毕业。曾任杂志编辑、电视台编导。目前为北京工夫影业公司监制暨创作总监。编剧作品曾八度获颁中国台湾新闻局优良电影剧本奖,并以《天下无贼》获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风声》、《转山》获得金马奖最佳剧本提名。短篇小说《恐怖份子》曾获台湾文学奖。

在过往的坚持中,FIRST一直以一种颇为“笨重”的方式构筑自己的评价系统,以期让每一个想法得以被观看或聆听。从今日起,这个系统将再度全速开启,希望为这个变动不居的时代留下有价值的样本。

分享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