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玩家正涌进服务器

产业放映是什么?

放片,只给市场嘉宾看。

产业放映做什么?

卖片,买卖双方一对一。

在产业放映,主创团队可以放成片,也可以放未完成片,亮相的影片不拘泥于任何一种风格和类型。影片放映完,做的不是关于影片内容、创作心态的观众映后谈,而是能否合作如何发行的一对一洽谈。

FIRST产业放映

隶属于电影市场版块,旨在链接影像作品与电影产业,建立平等对话与良性交易平台,共同探索与拓展影片发行观看渠道。产业放映征集青年作者的作品,针对电影节市场嘉宾提供内部专场放映机会,并在映后促成片方与市场嘉宾一对一洽谈对话,为作者提供市场入口,为影片提供交易可能。

在场的时候,总是难以看清真相。为了厘清和重估产业放映的价值与瓶颈,我们决定让它消失一下:假如产业放映不存在,会发生什么?

通过梳理一条条影片推进的路径,找到产业放映应该出现的位置:这样一个年轻的版块,存在的必要性大吗?应该寄寓什么样的期待?对创作者而言,它能解决痛点吗?在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当中,它到底起着多大的作用。

FIRST:影片距离见到观众还有多远?

:已经在和爱奇艺和b站接洽《夜行猎车》上线的事了。一些网络电影的公司也接触过,但不倾向于用网络电影的规格发行。
从一开始我们就定位为短剧集,但国内对这个形式的探索很有限,什么时候能上线还不知道呢。

《夜行猎车》-城市的黑夜,一辆准备收工的黑车,一个看似油腻的瘸腿司机,一个执意上车的重庆女孩。路上,为保性命,女孩讲了4个发生在夜里的惊悚故事。故事说完,车到山上,司机给女孩讲了今夜最恐怖的一个故事……

王欣雨:《网霾》万事俱备,只差审查。计划通过“院网同发”上映,说不定有上大银幕的机会。我打算国内上映以后,才会推进海外发行。

《网霾》-菲菲生活在巴黎,是一位为生活而颠簸的单身母亲, 她在发布了一段和女儿Jade在摩天大楼屋顶上自拍的视频后被警方逮捕。这个本来是用作在网络上炒作吸粉的视频却让她丧失了对女儿的抚养权。成为网红的菲菲在名利和真情中寻找自己。

孙时:《夏日往事》的审查环节挺顺利,马上去交材料领片头,在最后的制作阶段了 。准备多投几个影展,根据效果考虑下一步的发行上线。

《夏日往事》-原名《三级情书》,小镇少年邵杰和苦瓜正在享受着初二的暑假,一次偶遇让他们结识了据传“比较开放”的大女孩英子。苦瓜提议约英子看港片《玉蒲团》,诱惑英子主动出击,搞定两个男孩的“初夜”问题。但原本友好的碟店老板却再三拒绝租借,而另一张盘还在村霸王龙的手上。两个孩子在寻找碟片的同时,还要面对各自家庭的问题,他们之间的友情也随之产生裂痕……

蝉鸣知了:唉。《擦一擦你那满腹经纶的道貌岸然》的版权在我这里,也和爱奇艺初步达成合作意向。上一部片是扔在网上免费给大家看的,这也是我能接受的方式。一部电影的宿命不该被搁置在过不去的当下,我准备下一部电影了。

《擦一擦你那满腹经纶的道貌岸然》-本片通过主角晨风电影找投资的故事,讲述了中国电影行业五年来所谓的畸形的“电影盛世”,也即是晨风的电影之路。

FIRST:假设去年没有来FIRST产业放映,你会如何推进项目?

王欣雨:很难推进。
参加FIRST之前,我们把《网霾》的初剪版给一个公司看,但一直没结果。FIRST产业放映结束后,他们约我们在北京重新见面。这才知道,原来人家最初根本没看我们的片子。因为他们每天会看很多片子,如果没有吸引人的点,比如大卡司和大导演,光凭内容挺难让他们产生兴趣。
在FIRST,爱奇艺给了《网霾》很好的评估,也在帮我们推进项目。能得到投资宣发公司的重视,保证他们有机会踏实地看你的作品。对导演来说也是很好的曝光,可以在几天之内认识欣赏我的业内人士,现在在谈合作的大部分制片公司都是在FIRST认识的。如果没有产业放映,这一点很难做到。
所以我想,如果不来FIRST的话,就直接走网络大电影这个路线啦。而且还是在没有和平台方沟通见面的情况下,所以即使走网大,也很难争取到好资源

孙时:那估计就是拿了龙标走平遥吧哈哈。我想做的是商业化与艺术性并重的片子,《夏日往事》走电影节是必然。

蝉鸣知了:据说,当初有位素不相识的评审,只是看了我的电影,不惜“得罪”很多人。我想换作我,不会这样做,争取过就算了。
这个问题,我这样回答,我还是会来FIRST的。
产业放映有自己的初衷和规则,FIRST的每个版块也有不同的职能和方向,就像戛纳电影节一样,其他单元和主竞赛不同。
我想应该珍惜那位评审。

:不来FIRST的话,我大概会通过个人关系,推荐给一些人看看。当然也会尝试去参加国外的电影节。
剧本创投阶段,我去过韩国富川的国际奇幻电影节,接触到一些国外的公司,那是一个不一样的世界。有人和我们聊过菲律宾版的《夜行猎车》
他们普遍对中国市场和中国团队感兴趣,同时也持观望的态度,尤其是惊悚奇幻这个类型。
我在富川反而会更自在一些,因为大家都是做同一类型电影的。在国内,这个类型的话语还很弱。当初来FIRST,对我们来讲是国内的一扇重要的门。让《夜行猎车》这个甚至不能算传统电影的剧集加入到产业放映,我觉得是非常开放的态度,让更多电影公司和观众知道国内也有人在专注这个类型。

FIRST:国外影展和产业放映的市场洽谈环节,感觉有什么不同?

:对于中国的影片,国外的奇幻电影节的主要意义还是亮相,而且很多奇幻影展没有这样的市场洽谈。所以有几个影展,我们就没去。
FIRST是我们在国内参与的唯一一个电影展,现在沟通的影视公司和视频网站,都是在FIRST以及后续建立联系的。

FIRST:有下一部电影的计划吗?

疫情造成的诸多变化,有对目前的工作产生影响吗?

王欣雨:我在家闷出来一个灵感,写了一个惊悚片,暂时管它叫“候选名单”,讲的是疫情的发生让所有领域的人都措手不及,包括犯罪分子。
有句话说 :“新冠疫情,中国打上半场,世界打下半场,海外华人打全场 。”
我就打了全场,本来打算2月份回国跟进新的项目。结果疫情发生就暂时留在了法国,现在欧洲也很严重,我们就决定先不回去给祖国添乱,反正在家里写剧本也不错。
我平时的收入大多靠拍广告,电影项目也都是中法之间的从二月份开始,只能看着项目被一个个取消。
去年《网霾》在FIRST产业放映放,我认识了一位制片人,邀请我去导一个剧。现在剧本打磨阶段只能线上沟通,不太方便。

孙时:我去年从FIRST产业放映回来以后,一直在写新剧本,后来做志愿服务中断了,现在志愿工作基本结束,我也重新开始改剧本。
从过年开始,我忙着募集资金,购买物资,然后对接物资到武汉的医院。最开始一天只能睡5个小时,其他时间扑在远程沟通捐赠的事情上。
有一天,有个阿姨要去医院看她丈夫,但她没有防护设备。我们团队的志愿者找了一辆面包车,车里头全部用塑料膜包上,给她穿上防护服。过了一会她从医院出来,我们才知道她老公已经病危,她其实是去看最后一眼的。上车之前,她突然站住,给旁边的志愿者,鞠了一躬。那天《夏日往事》的剪辑师刚好在现场,他拍了下来,留下非常真实的影像画面。
我想那种感情,再怎么用文字报道写,都无法完全写出来,你必须亲眼看到就那个动作,那个时间点。我的创作肯定受了影响。这段时间的事情,虽然没有大到改变剧本内容,但一个个真实的人在给我传达信息,那些细节太不一样了。

蝉鸣知了:新的剧本已经完成,景选了2/3,这次也全部在上海拍摄。我们团队五个人,一个月以来,每周线上开一次会。现在就等拍摄了。
:我们一天没闲着,基本不出门,一直在完善一个院线电影的剧本。
《夜行猎车》在FIRST放映以后,比起视频网站,我更多获得了电影公司的关注。我有机会推进下一个长片的项目。

大家都说影视寒冬,但观众端的需求似乎并没萎缩。如果需求是向上走的,其实谈不上寒冬,实际上是供给端跟不上,导致了影视投资的萎缩。
我们专注于自己的项目,所以对这个寒冬没什么感觉。但我觉得市场上好的项目始终是极度稀缺的。

FIRST:供给端跟不上,是没有好的内容生产出来,还是好的内容在这个机制里无法抵达观众?

:我不知道具体有多少好内容没有抵达观众,但抵达的那部分与观众的需求还是有差距的

2019年FIRST产业放映最终共入选25部影片,在电影节期间观影上座率达70%以上。FIRST电影市场注册公司总数达237家,市场嘉宾于产业放映观影达1500余人次,并进行200余场有效洽谈会议.

FIRST:年初到现在,国内外一些电影展陆续取消、延期或者改线上举办。导演们的下一部影片也都在筹备中,假设今年产业放映也因故取消了,你们会做什么来推进新电影?

孙时等待。电影节是产业流程必然的渠道,少了就不行。
如果我们假设的是,电影节全没了,那就按照原始时代的操作呗,加大前期吸睛度,使劲做商业化氛围。
因为电影节的宣发和聚拢资源能力消失了,我觉得艺术电影,可能就回到地下电影那个年代。那我就只能把片子往更商业的方向推
因为从当下中国的情况来看,如果没有影展这个环节,片子的商业氛围又不浓厚,那观众就太少了。电影做出来,也不知道在哪儿放一放。没什么宣传,也就没什么人看。
就只能刻碟
我觉得电影节是保证这个电影,从艺术往商业过渡的重要阶段。尤其是纯文艺片,太依赖电影节了。

:运气好的话就直接发行吧。反正电影最终是要见观众的。
当然还是希望FIRST能够撑住。

王欣雨:希望你们搞一个“线上相亲大会”,网络虚拟版的产业放映。
选出作品,然后把链接发给各大影视公司及宣发公司。下沉又垂直,高效又全面。相比我们导演制片人以个人身份,傻乎乎地发过去,效果绝对不一样。
还是希望FIRST今年可以照常办。


观众和市场,都亟待一个平等健康对话秩序的产生。作为中间层的产业放映,一直在努力打破信息不透明的壁垒,构建更完善的机制和更包容的视野。

我们深知,单一的标准取向和强势的现场介入是危险的。把台子搭好,侧身一让,交由交易双方直接面对彼此。
2020年FIRST产业放映报名已经开启,欢迎新玩家入场。

2020产业放映报名信息

报名时间:2020 年 4 月 3 日 00:00 至 2020 年 5 月26 日 24:00(北京时间)
产业放映日期(西宁段):2020 年 7 月 18 日 — 7 月 26 日 

报名资质: 

1. 报名项目如为已完成版本的影片预计成片时长须在 60 分钟及以上影片完成日期须在 2019 年 1 月 1 日之后
2. 报名项目如为未完成版本的影片放映版本时长须为 20 分钟及以上,包含至少 3 个完整连续剪辑场景影片尚未正式完成全部制作,处于拍摄或后期制作阶段,仍需融资、后制及宣发资源合作影片须完成基础声音、配乐及调色后制工作,能呈现影片整体视听风格及人物形象

报名方式:

点击“阅读原文”,登录 FIRST 青年电影展官网进行产业放映报名,阅读章程后,完整填写并提交在线报名表。如有疑问,可洽询:industryscreening@firstfilm.org.cn

感谢2019年第十三届FIRST青年电影展电影市场产业放映合作伙伴爱奇艺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