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合作伙伴

第14届FIRST青年电影展,闭幕

我们如愿回到影院。

绿码、口罩、拼手速预约的二维码,成为进入FIRST展映现场的必备三件套。银幕内外,电影人和观众身份层叠对话,开辟出新的审美和语法。

周圣崴导演在自己电影的首映玩“行为艺术”,记录下观众互动,让电影里的谎言游戏局向外生长。FIRST的首映现场,作为电影的回声,被正式纳入影片的一部分。

《艺术死了》放映时周圣崴的后脑勺(大米摄)

上座率的限制下,今年的预约观影遭遇生死时速。组委会给入围剧组预留的5个观影名额往往不够。肖一凡导演揣着待看影片计划表来西宁,但几乎没抢到票,包括他自己的处女作《龙门相》首映。季竹青导演就幸运很多,她守着零点,成为剧组唯一能抢到《加害者,被害人》首映的人。

季竹青抢票成功瞬间

局促、交缠、悬置、焦虑,我们似乎可以从影展中电影人的样子,近距离目睹过去的时间里,个体和更大的世界出现的一次次裂变。而现在,2020在我们身上降临,我们终需越过时间之差与地域之隔,作为命运的共同体,在动荡与混沌中,以电影为炬,往光明处走。

十项FIRST荣誉的惊人之声响起

最佳短片:《修容镇》

评委会颁奖词:在短片的篇幅内呈现近乎长片的容量,以优美的画风和完善的技术,在历史背景与现代社会之间,虚构出兼具时代性与开放性的故事空间,冷静地提供一种超越特定时空的审视与反思。对当下全球性的社会危机和利益冲突有深刻的警示意义。

第一年来FIRST的周一围,和第三年来FIRST的王传君为《修容镇》颁奖。制片人顾真松说:“能获奖完全是意外,感谢所有持续为多元化动画付出贡献的人。”

最佳实验短片:《硬币》

评委会颁奖词:动画设计巧妙,审美优雅,形式新颖。以宽容的态度和轻巧的幽默感呈现东西方文化的微妙差异,跨越地理与文化空间的隔膜,呈现了人类文明发展的多样性与共性的博弈与融合。

周一围与王传君为《硬币》颁奖。周一围在现场朗读了宋思琪导演的获奖感言:“对我来说,每创作一部电影都是一场实验,一场我与观众沟通的实验。感谢FIRST青年电影展提供给青年导演这个宝贵的平台分享我们的实验成果。《硬币》的故事起始于我对家乡的思念以及对自我价值的思考。影片能够在故乡得到观众与评委的肯定,对身在异乡的我是一个很大的慰藉。现在,我的存钱罐里又多了一枚硬币。”

最佳纪录片:《棒!少年》

评委会颁奖词:流畅的剪辑超越线性的时间叙事,与完备的电影技术的高水平融合,在动人又诚挚的成长故事中,彰显了人性的温存与希望。

高群书和谢谢为《棒!少年》为许慧晶导演颁奖。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关注到这群孩子,尤其是小双。

一种立场:《艺术死了》

评委会颁奖词:导演在不同的影像制作技巧中,提供了具有想象力的现实与虚构的多重可能性,丰富了电影的空间与容量,大胆的反思和戏谑实现了观念层面的叛逆与超越。

祖峰和黄轩为《艺术死了》颁奖。周圣崴导演说:“我有点意外,我坐在边边的地方,还以为不会获得这块板砖。当我们尝试去定义一个东西,就变成束缚,我想要创造新的形态,有可能就是《艺术死了》这样一个行为艺术和交互游戏。我就是一个没有线的傀儡,但我愿意自己做舞蹈。”

最佳电影文本:《花这样红》

评委会颁奖词:来自不同创作特性的生命体验与表达,在这部作品中完成了充满生命力的有机结合。在朴素的制作方式里,以平凡而优雅的书写格调实现了对人性的深刻领悟与关怀。

蔡尚君和齐溪为周洲、池韵颁奖。池韵说:“作为一名女演员,我踏上编剧这条路,我受到太多争议否定了。这块板砖让我有勇气继续演,继续写。”

最佳艺术探索:《歌声缘何慢半拍》·视觉呈现 董性以导演及全体工作人员

评委会颁奖词:对于农村景观的唯美呈现,抒发了作者对家乡、故土、亲人与电影的深沉之爱。集体创作的凝聚力提供了摄影与美术层面动人的整体感,充分展示了创作者们兄弟般的真挚情感,与故乡散发的温情一脉相承。

孔劲蕾、赵楠为剧组成员颁奖。董性以导演说:“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影展,也是我第一次拿到电影的奖。感谢剧组所有人,感谢FIRST,让我能站在这里开启我的电影之门。”

最佳演员:周青《情诗》、王学兵《罪业搭档》

评委会颁奖词:周青以最真诚、最原始的生命力量,在自我与他人之间反复跳转。表演的质感来源于生活,却在平和自然的状态中呈现出惊人的塑造力与突破性。

王学兵自身生命体验所带来的本真质感,叠加于既有的表演基础之上,凭借充足的经验与过人的悟性,在举手投足之间塑造出人物的独特魅力。

郝蕾和段奕宏为周青和王学兵颁奖。周青说:“我是个素人,我也希望我的丈夫、《情诗》的导演王晓振能获奖。FIRST让我们这样的一个小成本、长镜头、密闭空间的电影能被大家看到。”

王学兵说:“我希望每次演戏,都是个素人,就像诗里说的一样,我找到了爱你的秘诀,永远都像第一次。”

评委会大奖:《哈日夫》

评委会颁奖词:作者对于世界与未来的感悟创造出一种平凡的诗意,以朴素的手法呈现自然的唯美之感,触发最真诚的感动,回归电影的本质。在当下纷繁的电影世界里给我们带来难得的宁静与善意。

井柏然和易烊千玺为《哈日夫》颁奖。宝音格西格导演激动得时说出话来:“我特别感谢我的黑马哈日夫。我来这里看电影,也学习了很多。我会继续努力。”

最佳导演:肖一凡《龙门相》

评委会颁奖词:以协调的控制与稳定的节奏感,兼顾了清晰的叙事与轻盈的幽默质感,成功挑战类型叙事的门槛,展现出工业化与市场化对艺术创造的积极影响及未来的无限可能性。

曹保平、马伊琍、黄渤为肖一凡导演颁奖。肖一凡感觉非常意外,说:“如果我拿了这个奖,说明我做对了什么。我回去反思下。我还要谢谢我的爸妈,从我小时候就给我念睡前故事,还要谢谢我的老婆,每天都要我给她念睡前故事。”

最佳剧情长片:《情诗》

评委会颁奖词:真实与超越真实、演绎与非演绎之间的不断切换充满对传统叙事的挑战,多重戏剧性在狭促的空间和延续的镜头中此消彼长。影像的探索模糊了边界,又提供了表达的新的寻求。男女关系和婚姻关系的深刻表达做到了幽默又不失深刻。

谢飞和章明为《情诗》颁奖。王晓振哽咽着说:“这个奖告诉我,我可以把拍电影,当成一生的事业去做。”

观众选择荣誉:《哈日夫》《 棒!少年》

从7月27日开始,每天由观众投票选出的观众选择荣誉在此公布。《哈日夫》在最后时刻反超,获观众选择奖·剧情长片类。《棒!少年》从首映当日便持续霸榜,获观众选择奖·纪录片类。感谢元气森林和灯塔专业版的特别支持。

年度面孔荣誉由文牧野揭晓,授予现场的每一个人,也属于虽然没有来到现场,但一直把目光投向这里的每一个人。属于没有新电影看的176天里,那些默默创作、默默守护、甚至默默等待的的电影工作者。

文牧野说:“向每一位依旧“在场”的电影行业工作人员致意!向每一位从未“远离”的爱电影的你们致意!这一张张面孔背后是所有电影人持之不懈的努力,更是从业者们不忘初心的坚守。这些面孔,是真正值得我们尊敬和记住的年度面孔。”

祈愿更多的同行者,凭借一种尚待发明的全新语法,借由逼仄身处所激生出的潜在势能,向任何结构性的外源创击,发出属于你的嘹亮回应。这样,“我(便)不是我一个人,而是我同类的众人之和”。

2020年8月3日,青海西宁,第14届FIRST青年电影展至此闭幕。

孤筏重洋的人,巨浪疾驰过来,我们到底就此坠入沉睡中去?

还是猛地醒来?

编辑:冰蟾、77

分享这篇文章